推广 热搜: 苹果 

【边疆时空】张群 西藏农牧民文化认同现状探析——基于西藏农牧区两个村落的调查

   日期:2019-08-14     来源:互联网    作者:admin    浏览:0    评论:0    
核心提示:  原标题:【边疆时空】张群 西藏农牧民文化认同现状探析——基于西藏农牧区两个村落的调查  内蒙古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

  原标题:【边疆时空】张群 西藏农牧民文化认同现状探析——基于西藏农牧区两个村落的调查

  内蒙古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副教授,社会学博士,硕士研究生导师,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CSD)访问学者。发表文章20余篇,出版专著1部,先后主持多项社科基金项目。

  摘要:文章在厘清文化认同概念的基础上,选取了西藏农牧区的两个村落为调查地点,以社会学定量方法对西藏农牧民群体的文化认同现状进行了研究。研究表明,农牧民群体的文化认同程度较高,文化认同与社会发展存在隐性断裂,农牧民群体对本民族文化和中华文化的认同存在异构。文章建议,应该在重视西藏民族文化建设的基础上,采取相应措施巩固和强化西藏农牧民群体对中华文化的高度认同。

  文化认同是民族认同的核心要素之一,是指人们在一个民族共同体中长期共同生活所形成的对本民族最有意义的事物的肯定性体认,其核心是对一个民族的基本价值的认同,是凝聚这个民族共同体的精神纽带,是这个民族共同体生命延续的精神基础。因而,文化认同是民族认同、国家认同的重要基础,而且是最深层的基础。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多民族国家而言,不同民族群体的文化认同不仅指对本民族文化的认同,而且包括对整个中华民族整体性文化的认同,体现出了“多元一体”的特征。几千年来,中华民族历经磨难而绵延不绝,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我们的祖先创造了光辉灿烂的中华文化,中华民族成员皈依于中华文化这样一个超越各少数民族文化的共有的精神家园。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曾高度评价过中华文化的力量:“就中国人来说,几千年来,比世界任何民族都成功地把几亿民众,从政治文化上团结起来。”因此,中国民族成员认同的最大公约数应是对“中华民族文化”的文化认同,这种认同是国人对中华文化的价值尤其是对其中的精髓与优秀部分的体认,它影响着该民族群体及每一个成员,成为团结和凝聚国家或民族的强大精神动力,成为国家或民族长期共存,和谐发展的动力。从现实层面来看,现代化的发展和全球化的进程使当前中国的民族文化问题呈现出复杂化和多样化的趋势,外来文化的冲击造成了民族文化的生存困境,全球资本主义的物化特质及其对走向现代化的中国社会的冲击和影响,也不同程度地导致部分社会成员价值观念的紊乱和精神信仰的失落。民族的传统和文化的认同面临严峻挑战。

  在农业人口占80%以上的西藏,没有农村的发展,没有农民的现代化,就提不到西藏的发展和现代化。加快农村发展,富裕农牧民、稳定农牧区,是直接关系到西藏能否实现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战略目标的关键所在。自2008年拉萨发生3.14事件以来,西藏的不稳定现象时有发生,不仅严重影响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的战略目标,还波及到周边藏区的社会稳定,影响我国的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全局。此外,以跨越式发展为路径的西藏现代化进程使西藏的经济社会得到了快速发展,也对西藏传统民族文化带来巨大的影响。在此背景下,西藏的文化认同问题逐渐成为值得关注的重大学术和现实问题。因此,深入了解占西藏人口大多数的农牧民群体文化认同现状,采取有效措施推动西藏农牧区的快速发展和长治久安,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紧迫课题。

  目前,国内学界对于文化认同的研究多停留在理论阶段,经验性研究不足,关注现实的实证分析不够,尤其是对边疆地区少数民族聚居区文化认同的研究成果较少。本研究在梳理国内外已有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在文化认同上确立了语言使用、文化产物、人际交往、价值体系4个方面作为文化认同程度分析的指标体系。2011年夏,课题调查组在到达拉萨后又与熟悉地情况的学者、干部对问卷反复进行讨论修改,最终确定了由15个大项72个小项构成的调查问卷。

  课题组分别在西藏农区江孜县和牧区那曲县选取农牧民的样本。在素有西藏粮仓之称的江孜,课题组选择了江热乡班觉伦布村。作为西藏的典型农业村庄,截至2010年底,班村共有86户,476人,全村有1767亩地,牲畜为1666头(只),人均收入为3987.4元。我们在该村以入户调查的方式发放问卷124份,回收有效问卷112份。在藏北明珠那曲县,课题组选择了那曲县以南22公里的罗玛镇。罗玛镇草场面积为193.5万亩,经济以牧业为主,主要饲养牦牛、绵羊、山羊、马等牲畜,兼有副业。截至2010年底,罗玛镇有1165户,6516人,人均收入为4080元。课题组在该镇1村以入户调查方式共发放问卷97份,回收有效问卷89份。

  在回收的201份问卷中,数据结果显示本次调研的对象的民族成分均为藏族。男性为125人,女性为69人,年龄最大的为77岁,最小的为16岁,受访者平均年龄为40.4岁。

  我们将样本按进行文化程度统计(详见表3)结果发现,农牧民群体的文化水平较低,其中文盲程度达到了32.8%,初中及以下文化程度的被调查者占到了全部藏族被调查者的92.8%。而根据2011年国务院发表的《西藏文化的保护与发展》白皮书数据,西藏文盲率为4.76%。造成这一原因与我们选取的样本都是16岁以上的农牧民被试者有关。

  语言是人类交流和沟通的基本工具,在民族地区的研究中,可以通过对语言使用和掌握情况的了解分析民族之间交流现状。本次调查通过问卷调查统计,被调查者掌握汉语言和民族语言的情况如下:

  通过对比不难看到,无论是农区还是牧区,被调查者对民族语言的掌握程度要远优于汉语。我们发现,农区被调查者的汉语水平和民族语言水平都要比牧区高。我们认为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主要有以下三点:(1)牧区的封闭性较农区强。西藏的农区大多数在交通相对方便的地区,气候和地理位置较为优越,人口较为密集,易于和外界交流沟通,而牧区则人口较为稀疏,地理位置偏僻,与外界相对联系较少,因此牧区被试者汉语能力不如农区;(2)在农区的样本班觉伦布村内,由于该村是著名的旅游景点“帕拉庄园”的所在地,大量外地游客的涌入使村内多数藏民都通晓汉语,因此造成了样本之间汉语能力的差异。(3)教育条件的差异。尽管自治区政府在农牧区推行寄宿制,目的在于解决农牧民居住分散引起的儿童走读困难,但是由于交通和地理条件所限,农区的孩子较牧区相比易于受到教育。

  在201名调查者中,比较同意和非常同意“学好汉语对个人前程很重要”这一观点的占94.5%,比较同意和非常同意“学好汉语对民族发展很重要”的则达到了96.4%。

  我们请被调查者列出10个左右自己信任的、关系亲密的人,并说明与自己的关系和所属民族,以此勾画出社会关系图谱。具体情况如下:

  426名藏族被调查者共列出479人,其中家人和亲戚等血缘关系362人,朋友、同事等非血缘关系117人。我们剔除掉有关家人、亲戚的数据进行再分析,发现被调查者的非血缘人际关系的民族构成如表7所示。

  从表7中可以看出,藏族的非血缘人际关系还是以藏族为主,但是也表现出一定的开放性和交融性。我们认为造成这样的结果有如下原因:(1)藏族人口数量在农牧区占多数。根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西藏自治区藏族人口占90.48%,因此,藏族之间的非血缘关系网必然是以本民族占主导地位;(2)民族关系的和谐。西藏的跨越式发展使西藏越来越融入全国市场经济体系内,开放的西藏已吸引了全国越来越多的人来到这里学习、工作和旅游,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因为人口流动而形成的最为普遍的现象就是族际之间的交往与互动。彼此之间的鱼水关系使藏汉人民之间建立了相互信任、团结友爱的亲密关系。

  在这一部分,调查者提供给被调查一系列选项,其中包括勤俭节约、扶弱济贫、谦虚谨慎、孝敬父母、诚实守信、家庭和睦、尊师重教、长幼有序、团结友爱、讲义气、尊老爱幼、吃苦耐劳及其他,要求被调查者选择三项最能够体现本民族的传统美德和最能体现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特征,藏族被试者列出排在前三位的最能体现本民族传统美德的选项是:孝敬父母、勤俭节约、诚实守信;列出最能体现中华民族美德的选项是:勤俭节约、团结友爱、孝顺父母;汉族被试者列出最能体现本民族传统美德:勤俭节约、孝敬父母、吃苦耐劳;列出最能体现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勤俭节约、诚实守信、孝顺父母。由此结果可以看出,农牧民群体在基本文化价值体系之中,对于传统美德的认识标准基本一致,尤其在对于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理解上体现了高度的一致,中华民族一体性充分得到了体现和证明。

  问卷通过呈现一些文化标志性产物,请被调查者回答对它们的了解程度,以此从一个侧面反映文化认知状况。藏族文化类包括如《格萨尔王传》、宗喀巴、松赞干布、文成公主、四部医典、堆谐、望果节、甘丹寺等项目,而非藏族文化类则包括《论语》、老子、李白、诸葛亮、红楼梦、京剧、清明节、七一节、羌族、圆明园等项目,也包括圣诞节、肯德基等西方文化产物,共计20个,使用4分评级,1分为没听说过,4分为非常了解,分数越高表明了解程度越高。调查发现汉族和少数民族被调查者在对不同类别文化产物的了解程度上存在显著差异。对藏族文化产物,农牧区被调查者(m=1.7484)体现了较高的的了解程度,而对于非藏族文化产物,农牧区被调查者(m=0.6271)却显得较为陌生。对一些具有政治象征意义的文化产物,如对“七一”节和“圆明园”的了解程度,农牧民群体的得分分别为0.78和0.61,体现了较低的认知能力。这说明了西藏各级政府正在进行的“四个认同”教育是很有必要的,但要注重宣传工作的有效性和针对性,特别是要加强对农牧区的宣传教育工作。

  在对其他一些文化元素的态度上,我们使用开放式回答的形式,请被调查者回答以下一些问题。在“你所崇敬的三位名人”一题中,共计有427次提名,92人次的提名,涵括政治人物、文学家、科学家、宗教人物等多个领域的知名人士。按照提名次数从多到少,排在前五分别是(61次)、(36次)、周恩来(22次)、松赞干布(5次)、(4次)。世界上任何一个不断发展、不断进取的民族,都不会忽视名人的力量。、周恩来是杰出的政治人物,带领广大人民得解放,为国家和民族建立的丰功伟绩彪炳青史;作为崇高威望的卓越领导人,具有敏捷机智的人格魅力,无处不在的卓著功勋,为中国各族人民所敬仰;韬光养晦,下基层,亲民心,先后提出科学发展观,社会主义荣辱观等重大战略思想,是中华民族的杰出领导人;松赞干布是西藏家喻户晓的民族英雄,他像佛祖和高僧大德一样为藏族人民世代供奉。

  在“你所喜欢的三部影视剧”一题中,共计有219次,提及49部影视作品提名。按照提名排在前五位分别是亮剑(21次)、西游记(8次)、潜伏(7次)、开国大典(4次)、三国演义(4次);在“你所喜欢的三首歌曲”一题中,共计有218次,18首歌曲提名,民族歌曲37占37次,汉语革命歌曲占27次,汉语流行歌曲占26次。

  在“西藏你最想去的三个地方”一题中,118次提名中,涉及17个地方。排在前五位分别是林芝(26次)、拉萨(22次)、山南(13次)、墨脱(11次)、亚东(8次)。在“国内你最想去的三个地方”一题中,129次提名中,涉及12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排在前五位分别是海南(12次)、上海(12次)、云南(11次)、广东(10次)、北京(9次)。海南、云南等旅游景点吸引藏族人民领略祖国的大好河山,金融中心上海、政治文化中心北京在西藏各族人民心目中也具有强烈的吸引力。

  在“国外你最想去的三个地方”一题中,92次提名中,涉及7个国家和地区。排在前五位分别是美国(12次)、英国(11次)、法国(7次)、德国(6次)、埃印度(6次)。

  党和国家领导人、革命题材影视歌曲作品以及政治经济中心的城市被排在前面,这些人物、事物和地方都有着很强的国家象征意义,被调查者对其表现出的喜爱,体现了群众心目中最基本的国家情感。在世界文化交流频繁、价值选择多样化的今天,选项中也包括了较广泛的地区和世界性文化内容,反映出农牧民群体积极开放的心态和多元文化构成。

  从调查数据我们可以得知,农牧民群体被调查者无论是对本民族文化还是中华民族文化都表现出了较高的认同,突出的体现在对汉语的接受和使用、人际交往的多元性、对中华传统文化价值体系的接受和认可和对本民族传统文化的认知等方面。西藏农牧民群体对文化的双重认同状况可以说是政治一体、文化多元的一种良好展现。这种双重文化认同有力地支持了中国发展多元文化、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理论,反映了目前西藏农牧区团结、和谐的一面。

  在跨越式发展和市场经济的驱动下,西藏农牧区的经济社会得到了快速的发展,各民族之间的交流也日益频繁,多元文化的彼此交融不断加剧。但是在文化认同方面却存在断裂的问题。一些藏族传统的文化元素和符号正在淡出西藏农牧民群体的日常生活,年轻一代的藏区农牧民群体对本民族的一些传统文化也逐渐淡忘。我们认为,在剧烈的社会变迁中,随着外部环境的变化,民族文化总会表现出种种“不适”,这种“不适”不但阻碍民族现代化的步伐,而且会造成民族传统文化的失落。西藏民族文化已经遭遇了生存与发展的空间被挤占等困境,文化同质化现象突出,传统文化流失严重,这对农牧民群体对本民族文化的认同构成了一定的威胁。

  费孝通先生的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理论认为,高层次的认同并不一定取代或排斥低层次的认同,不同层次可以并存不悖,甚至在不同层次的认同基础上可以各自发展原有的特点,形成多语言、多文化的整体。但是从本次调查中可以看出,在对汉语使用和中国文化产物的认知方面,农牧民群体的表现远不如对本民族语言和文化的认知,体现出了明显的文化隔膜。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农牧民群体对本民族的传统文化产物认同程度非常高,但是对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产物认知较低,二者产生了异构的现象。

  从现阶段看,由于自然环境等因素限制,加之内地和西藏在市场竞争中贫富差距日益拉大,这非常容易给受外国势力故意唆使、支持乃至操纵的民族分裂主义者创造机会。我们认为,在建设西藏民族文化的基础上,维护和强化农牧民群体对中华文化认同才是西藏农牧区实现稳定发展的根本。在此,我们提出如下建议:

  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如果抛弃民族文化传统,没有任何特色,就会在世界民族之林中失去地位,同时也在国际政治中失去影响力。民族文化的建设成败不仅关乎民族的存亡,还关乎国家认同的品质,因此文化认同的基础就是本民族对自身民族文化的认同。现代化的推进过程中必然伴随着对传统文化的冲击,从而使传统文化生成和保持的环境逐渐丧失或改变。当这种环境丧失或改变以后,传统文化也必然难以保持原样而相应变化,这是世界近代史和当代社会发展中极具普遍性的规律。因此,我们要高度重视西藏民族文化建设,将西藏建成重要的中华民族特色文化保护地。首先,要加强对传统文化的保护、发掘和整理工作,尤其是要尽可能多地抢救和保存即将消失的民族文化;其次,西藏各级政府应当高度重视民族文化的发展,全方位、有保障地增加民族文化发展的投入,合理配置公共文化资源,逐步增加为民族文化服务的资源总量。最后,西藏民族文化的建设要充分发挥藏族自身在传承民族文化方面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增强他们的“文化自觉”能力,积极推动和引导西藏民族文化的变迁和调适,使西藏民族文化在自觉、自愿、自动的基础上与中华文化相互融合。

  国际经验表明,不能把国家认同建立在“有奶便是娘”的物质生活基础上,国家认同应当建立在文化认同之上,特别是国家文化认同必须高于族群文化认同。因此,世界上很多国家都通过义务教育、语言、文化媒体等强化其民众的国家认同,使族群认同的文化因素与国家认同的文化因素尽可能多地相互交叠。对于西藏农牧区而言,应采取如下措施强化对中华文化的认同。首先,应通过构造中华民族文化共同的文化基础和文化象征符号的重建,实施“文化包容”策略,强调中华文化的多样性形式和多重性内涵,把西藏民族文化更多地纳入到中华民族整体文化系统之中。其次,大力开展对中华文化认同的教育。要针对西藏农牧区实际,通过文艺作品、影视节目、报刊书籍、新闻宣传等形式以及各类新兴媒体灵活多样地开展宣传教育活动,塑造起西藏农牧民从心理上、文化上认同的国民精神,用共同的理想、信念和感情使西藏农牧民在对中华文化的认同中形成稳固和谐的国民共同体,增强中华民族的凝聚力。最后,要积极促进汉藏民族之间的文化交流,使汉藏人民通过文化认知、文化认可的过程,增进相互理解,达到对中华文化的认同,从而为西藏地区的长治久安打下坚实的文化基础。

  【注】文章原载于《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2年09期。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动态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动态
点击排行